后危机时代的企业社会责任

2011-07-28 09:07:11 作者: 所属分类:研究成果, 研究论文 阅读:741 评论:评论关闭

标签:

陈宏辉1 孟 瑛2
(1,2. 中山大学岭南学院,广东 广州 510275)

  从2007年夏天美国次贷危机爆发开始计算,这次金融危机已经持续了3年的时间了。现在各方面的信息都显示,曾经让人惊悚不已的金融危机风暴似乎已然退去,世界经济开始逐渐回暖,我们开始跨入后危机时代了。

  这场危机给我们留下了许多深刻的教训,学术界和企业界也许都需要很长时间才能真正体会个中痛楚。其中有一点需要我们尤其牢记,源起于美国华尔街的次贷危机所引发的不仅仅是一场经济灾难,也是一场关于信任和道德的诘问。在我国,伴随着金融危机的不断演进,血铅中毒事件、山西问题疫苗事件、硫磺筷子事件、地沟油事件等一次又一次地冲击我们的伦理底线,也在不断地叩问企业家的良知。痛定思痛,在后危机时代我们必须思考一个亟待关注的问题,即如何吸取此次金融危机的教训,强化企业社会责任,实现社会资源的合理配置?

  一、企业社会责任的内涵

  自2008年5·12汶川大地震开始,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企业社会责任。在灾难面前,很多企业和个人都倾囊相助,体现了中华民族强大的凝聚力。但是在此过程中许多人却模糊了企业社会责任(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简称CSR)的概念,误以为CSR就等同于企业捐赠或者慈善事业,随即也有一幕幕作秀的慈善大戏呈现在国人眼前;同样也有部分人认为企业的责任仅在于盈利,不惜一切代价赚取超额利润,为社会创造更多的财富。那么,究竟什么才是真正的企业社会责任呢?

  企业社会责任是指企业在创造利润、追求股东利益最大化的同时,促进社会利益的增长,承担对员工、消费者、环境和社区利益相关者的责任。CSR理念要求企业必须超越把利润作为唯一目标的传统思想,关注企业运营过程中人的价值,强调社会公共利益的贡献。

  1979年卡罗尔(Archie B.Carroll)教授提出了企业社会责任金字塔结构(如图1),他认为企业社会责任包含了在特定时期内,社会对经济组织经济上、法律上、伦理上和慈善上的期望。这种诠释得到各界人士的广泛认可,成为CSR研究领域的权威理论。卡罗尔认为:惟有力争牟利、遵守法律、重视伦理并乐善好施的企业,才能称为真正对社会负责任的企业。企业需要承担的责任并不是单一的满足股东利益最大化,也不是单一的遵纪守法,而是一个完整的责任体系。在严格的法律框架之下,遵循社会公众的伦理规范,最大化地实现企业的经济目标,在此基础上,利用自身的资源和能力去承担必要的慈善责任,满足社会对企业无法明确表达的期望,力求社会发展更加健康和稳定。

  二、血铅中毒事件:企业社会责任缺失的又一例证

  2010年2月,湖南省嘉禾县血铅中毒事件被曝光,大批冶炼企业排放大量污染物,导致250多名儿童血铅超标,其中45名铅中毒,致使民怨沸腾。曾经的小康县沦落为财政贫困县,招商引资成为唯一能够改变经济落后的灵丹妙药,不计后果的追求经济增长,严重地忽略了企业应当承担的社会责任。即使污染已经危及到村民的正常生活甚至生存,政府也没有做出明确有效的挽救措施。虽然有关部门曾经连下10道“环保令牌”责令企业停产,但都无关痛痒,没有人把这些禁令当回事。

  嘉禾县环保局长雷向东说:“经济落后了,好不容易来几个企业,你就不好去管。”作为财政贫困县,嘉禾急于发展经济,只要企业愿意进来发展,政府基本没有其他指标的限制。在这里似乎经济持续增长与承担企业社会责任矛盾了,如果政府强制性地进行环评,让企业承担应有的、基本的社会责任,那么即将面临没有企业愿意投资的窘境;如果政府想要加快经济的发展,只能被动地接受高排污的冶炼企业,只能无视环境的日益恶劣、不顾百姓的健康甚至生存问题。这些企业主很清楚所开办的企业属于高消耗高污染的产业,是以牺牲社会资源来获取利润的产业,在他们的脑海中,根本就没有履行法律、伦理以及慈善层面的社会责任的概念。如此政府、如此企业,怎不令人心惊胆寒?

  血铅中毒事件只是金融危机期间我国企业罔顾社会责任的一个例证而已,发生类似的企业社会责任缺失的例子可谓数不胜数。在中国这样尚没有良好社会责任氛围的情境中,企业作为一个盈利性的经济组织,很少会主动去承担责任。一部分企业本身就没有CSR的意识,一部分企业因为承担社会责任而产生的成本让其望而却步。面对超额利润的诱惑,破坏环境、损害公共利益、提供虚假信息、生产不合格产品、严重压榨员工的价值等行为,也就屡见不鲜了。

  在后危机时代,我们能够一边畅想着低碳经济的美好时代,一边纵容企业排放大量污染物;一边畅想着和谐社会的发展,一边允许企业拼命地压榨工人的血汗钱吗?如此只会让畅想的美梦越来越远,缺失社会责任的企业不是我们在后危机时代所能够倚靠的支柱。

  三、企业承担社会责任的必要性

  2009年中国企业社会责任高峰论坛上,中国企业社会责任同盟会会长、招商银行行长马蔚华指出:“经济的全面复苏取决于企业社会责任的复苏,在经济危机时代企业更需要规范经营,在经济呈现复苏迹象的当下,企业的商业利益、诚信对巩固经济复苏非常重要。”面对金融危机和生存压力,承担社会责任是每一个企业应该认真思考的问题。总体而言,企业要想获得持续成长,承担社会责任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首先,承担CSR有助于企业健康发展。企业是多种要素的联合体,是利益相关者构成的契约联合体。一个企业只有真正关心利益相关者的切身利益,处理好与他们的关系,才能得到他们的信任与支持,才能给企业带来良好的声誉,提高企业的市场价值。良好的声誉和高额市场价值会给企业带来更强的市场竞争力,在应对危机过后的复杂外部环境时有足够的抗风险能力和敏捷的反应速度。此外,合理利用社会公共资源、关注环保、关注员工利益等能够维持员工忠诚度,得到社会的尊重和认可,有利于企业品牌价值的提升。

  其次,承担CSR有助于增加经济利益。在“经济寒潮”中企业效益下降、利润减少,这时候再承担社会责任,似乎只会增加成本压力,使企业经营雪上加霜。其实不然,在特殊时期,企业因为眼前利益而放弃履行CSR,就会让社会公众、媒体和消费者对企业的长远眼光产生怀疑。只有勇做责任的担当者,在危机中蓄势待发,坚持可持续发展理念,才能从长远上提高企业的盈利能力。

  最后,承担CSR有助于促进社会发展。正如管理学大师彼得·德鲁克所言,“一个病态的社会是无法容纳一个健康的企业的”。企业社会责任更深层次的含义就是企业需要推动社会的发展。在后危机时代,企业更应该以身作则关注员工利益、实践环保行动、节能减排、低炭生产。开展这些切实可行的社会责任活动,一方面有助于维护社会和谐发展,另一方面有助于促进社会快速进步。作为贸易大国,我国产品要想在国际上拥有持久的竞争优势,企业主动地承担社会责任将是不可或缺的条件。在后危机时代,如果我们好了伤疤忘了痛,继续依靠低廉的劳动力成本和原材料成本加工生产产品,在生产过程中大量消耗能源资源,罔顾生态环境保护,只求低价占领国外市场的话,我们就会再次走入恶性循环的发展之路,这绝对不是我们的应有选择。

  四、后危机时代企业如何履行社会责任

  企业承担社会责任是要求企业在追求利润的同时也要兼顾社会利益。在后危机时代,企业应该结合自身发展的实际,选择相匹配的方式去承担企业社会责任。

  首先,进一步明确CSR的内涵。企业社会责任理论在我国学术界的研究的起步较晚,现在正处于逐渐发展的阶段,大部分企业对其知之甚少。因此,明确企业社会责任的实质内涵,让企业上至高层下至员工都清楚知道何为企业社会责任、应该承担哪些企业社会责任,是最基本也是至关重要的一点。在企业内部设置专门的CSR部门,负责构建符合自身发展的CSR结构体系,聘请专家培训、组织员工接受教育等方式都可以辅助CSR基本知识的普及。

  其次,把关注利益相关者的利益要求融入企业日常管理工作之中。企业的存在因为能够满足利益相关者的利益要求而具有价值,在危机过后更要深切地关注利益相关者的切身利益,获得他们的支持和拥护。具体而言,企业必须要通过高效经营获取利润,从而满足股东利益需求;提供优质的产品和服务,维护消费者利益;保护劳动者权利,坚持以人为本的管理思想,给员工提供人性化的工作环境和待遇;节约资源,保护环境,倡导低碳经济的理念,维护社会公众的整体利益。古语云“得民心者得天下”,不管是在经济萧条时期还是经济繁荣时期,企业都应该顺乎民心,认真履行社会责任,这样才能具备在危机来临时转“危”为“机”的基础。

  最后,培养创新意识,以多种方式承担社会责任。创新是一个经久不衰的话题,产品创新、科技创新以及理念创新都会给企业带来发展的新契机,在承担社会责任方面我们也需要不断创新。中国经济有其独特的发展模式,我国企业在承担社会责任时应该结合自身情况和中国商业情境,既要汲取中国传统文化中关于伦理道德的精髓,又要学习国际上先进企业从战略高度来践行CSR的做法,不断创新,承担对各个利益相关者的责任。

  五、企业社会责任中的政府角色

  为了推进我国企业在后危机时代更好地承担社会责任,政府应该发挥更大的作用。或者说,承担社会责任不仅仅是企业的事情,政府更是责无旁贷。根据传统经济学理论的定义,企业是盈利性的经济组织,它专注于实现盈利目标,不会自发地去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因此,为了促进企业承担社会责任,政府就应该充分发挥其作为社会管理者的作用,规范、引导并监督企业的行为,维护社会公平正义,实现公共利益。

  首先,充分利用司法职能,完善企业社会责任法律体系。一方面,我国目前尚没有完整的社会责任法律体系,许多企业社会责任的缺失更加凸显了完善法律法规、加强法治监督的紧迫性。另一方面,有些法律法规又没有执行到位。例如,2008年开始实施的“新劳动法”大大强化了对员工利益要求的保护,但在金融危机的冲击下,许多企业和地方政府都似乎对这一法律无暇顾及了。在后危机时代,我国各级政府必须加强司法职能,引导和规范企业的经营行为,至少可以确保企业法律层面的社会责任得以履行。与此同时,参照SA 8000(Social Accountability 8000)、ISO 26000等社会责任标准体系,建立适合中国国情的CSR标准体系,以此指导我国企业的社会责任实践活动,也是一件紧迫的任务。

  其次,建立健全社会化的激励机制,引导企业承担社会责任。激励机制是通过一套理性化的制度来反映激励主体与激励客体相互作用的方式。为了加强企业承担社会责任的广度和深度,政府可以采取一些必要手段来激励他们,比如合理利用税收政策、在行业内设置模范奖。政府必须对企业定期进行评估和现场检查,对于那些在保护环境、改善员工福利、投身慈善事业等方面做得好的企业,政府可以给予一定的税收优惠并授予荣誉称号,对不达标的企业给予严格的惩罚,包括经济罚款、强制性弥补未完成任务、高额征税等。

  再次,政府要构建全方位的宣传和监督网络。地沟油、硫磺筷子、山西问题疫苗等一系列社会问题得以披露,说明在网络经济时代我国已经具备了一定的社会公众监督能力,但显然还不够。企业发展是一个动态的过程,企业社会责任的承担也随之变动,政府不可能单方面的实现全方位监督和引导,所以就需要媒体、公众、非政府组织(NGO)的参与,通过舆论的导向来影响企业对承担社会责任的态度,宣传企业承担社会责任的必要性和重要性。民主的时代提供了全民监督的社会环境,在政府的引导下,在媒体、公众以及NGO的协助下,全方位的监督体系会让企业自觉承担社会责任,促进企业绿色化发展。

  当前,这场金融危机似乎即将过去,但企业信任危机、道德危机接踵而至,食品安全、疫苗安全、环境污染等一系列责任缺失的社会问题频频发生,引起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这场危机带来了严重的经济损失,但却于无形中拓展了我们对企业承担社会责任问题的认识。企业实践社会责任是一个不断创新和完善的过程,在危机中做一个勇敢的责任担当者,在后危机时代做一个眼光长远、追求卓越的社会公民,这样才能受人尊敬,实现基业长青的宏伟目标。

» 郑重声明:本文由管理员发布,除特别说明外均为原创,所有内容仅代表个人观点。版权归广东省社会责任研究会管理员共有,欢迎转载, 但未经作者同意必须保留此段声明,并给出文章连接,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益,请留言。
【上一篇】
【下一篇】

页面载入中..